激情38网

你的位置:激情38网 > 新闻资讯 >

摘不了墨镜的拜登,换不下绿军装的泽连斯基,政客的穿着有何意?

发布日期:2022-09-18 09:35    点击次数:185

有一副墨镜—黑色雷朋经典飞行员太阳镜,是美国总统拜登的标志装扮。

早在2009年,在拜登成为奥巴马的副总统,开始在国际政治舞台活跃起来时,标志性的黑色雷朋墨镜就一直与他如影随形,存在感极高。这副墨镜帮助他打造了一个快活的流行文化人物形象,使他变得比较“酷”,成了他吸引力的一部分。

到了2012年,奥巴马竞选第二任总统时,拜登也随之参选。拜登的竞选宣传图上,他仍然戴着那副墨镜,面向左侧,呈蓄势待发之状。

拜登本人似乎对墨镜与自己的关联感到很自得。2014年,他开通Instagram时,发的第一张图片就是自己坐在桌子后,桌面上摆着一副飞行员墨镜的样子。

拜登对墨镜的执着,甚至到了参加葬礼也不愿摘下的程度。

2014年,拜登在参加以色列总理爱丽儿·沙龙的葬礼时,仍然戴着他心爱的雷朋墨镜。站在一片肃穆的人群中,显得有此不合时宜。

拜登承认自己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戴着雷朋墨镜,自己每天都会戴着它。

“我从大学新生担任救生员起就一直戴着飞行员墨镜。”拜登说。

时间来到2020年,拜登自己开始竞选美国总统。他的竞选团队制作带有墨镜的T恤和各种镜带墨境标志。拜登与他的墨镜一起,开始频繁出现在各个竞选场景中。

当选总统后,拜登到英国与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会见,也没有忘记戴上心爱的墨镜。这其实挺失礼,也违反了皇室礼仪。女王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明显有点黑脸。

拜登还将他的标志性墨镜作为外交手段,给包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内的多国领导人,分别送了一副雷朋飞行员墨镜。

雷朋于1937年首次推出墨镜,作为空军飞行员护目镜的替代品。因为外形极酷,又更轻,更清晰,更防雾,这款墨镜迅速成为了二战士兵的标准装备,在全世界流行起来。战后也热度不减,成为了炫酷的标志。

1986年,明星汤姆·克鲁斯在电影《壮志凌云》中戴着雷朋飞行员墨镜登场。这部系列电影的大热,助力雷朋飞行员墨镜在80年代成了青少年的标志饰品,是婴儿潮一代文化力量的隐喻。

拜登出生于1942年。而乐福鞋加墨镜是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的典型搭配。这个时间段,也是美国在二战中及二战后大出风头,创造神话的时代。对墨镜的执着彰显出拜登似乎从来没有走出自己的成长岁月,无法放手昔日的荣光与炫酷。

虽然雷朋飞行员墨镜仍然很酷。但拜登自少年时选择了这副墨镜,一直戴了近六十年,这恰恰昭示出他过于守旧,缺乏变化的性格。而一成不变,本身就一点也不酷,这跟雷朋墨镜代表的意义是相违背的。拜登在年轻群体的支持率偏低也佐证了这一点,说明年轻人并不认为一把年纪还戴着墨镜的他“酷”。

与缺乏变化而显得有点无聊的拜登相比,当然是不按常理出牌,常有惊人之举的特朗普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更大了。

拜登的存在,满足的是一群想要回到过去的老年人的愿望,就如今日的美国,紧抓着昔日的荣光,不能接受自己没有在所有方面享有世上最好的一切。

或者拜登政府也注意到了这点。有段时间,拜登的墨镜出现频率降低了。

为了继续打造“酷”之形象,拜登开始尝试其他方式,比如骑自行车。

不过事实证明,此举甚至不如戴墨镜。从车上摔下来的现实,更加彰显了拜登的力不从心,甚至让美国人更加怀疑他的健康状况,并在网上引发了大量不留情面的嘲笑。

离开了墨镜的拜登,似乎总有点无所适从。你很少会在媒体上看到他神采奕奕的样子。更常见的是拜登双眼低垂,眼露疲惫,缺乏活力的样子。

不过自感染新冠之后,拜登的墨镜又开始频繁出现在公共视野了。

在他与夫人前往南卡罗纳州度假期间,接受媒体采访谈及自己患有疾病时,以及在签署一系列法案时,他都戴着墨镜。

不知道是不是汤姆·克鲁斯的《壮志凌云·特立独行》电影的巨大成功,给了拜登信息。克鲁斯戴着飞行员墨镜成功重回聚光灯之下的荣光,可能给了拜登一个错觉,以为自己同样可以通过戴上飞行员墨镜重新成为“酷炫”的政客。

《纽约时报》也配合拜登政府的策略,将他称作“飞行员乔”,说他是美国现在需要的飞行员,带着美国起飞。

Politico说《降低通胀法案》的通过,使拜登成了现代立法上最成功的总统之一。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拜登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

美国人民或许喜欢重新看到飞行员克鲁斯作为一名伟大的飞行员重新崛起和成功的经典好莱坞故事,但未必也会同样喜爱戴着墨镜也无法掩盖疲态的“老式”拜登。无论是在外交上,还是内政上,拜登的表现跟《壮志凌云·特立独行》中强调的“持续活力”,基本都不怎么沾边。这实在让人对他担任美国的飞行员,带着全国人起飞难有信心。

说话时常无法连贯,时不时咳嗽的拜登,即便是躲在墨镜后,也仍然很难说服民众,那背后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清醒头脑。甚至有人将拜登比作《皇帝的新装》中那位皇帝,戴着墨镜误以为所向披靡,实质上世人早已看穿他内在的空洞。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和许多独立专家认为,《降低通胀法案》并不会降低通胀。而拜登的《芯片和科学法案》授权美国商务部花费50多亿美元来刺激美国的半导体生产行业,恐怕也未必会像拜登的支持者吹嘘的那样成为拜登的另一场胜利。

从此前美国商务商通过提高关税来打压中国太阳能电池板行业,以支持美国国内太阳能电池板行业的发展,结果却因美国太阳能电池板安装商的反对,最终不了了之的局面来看,这个通过逼迫美国的小盟友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出卖自己的半导体行业,以支持美国半导体行业发展的法案,最终成果如何,也要打个问号。

无论如何,就算效果不佳,恐怕拜登也很难摘下他的墨镜了。

毕竟戴着墨镜,可以避免民众看到一脸茫然困惑的他。同时多少在他做出诸如拼命看清提词器,与看不见的人握手等可笑举动时,提供了一层遮羞布,不至于全面曝露了拜登有可能正在日渐接近痴呆的边缘的事实。

与拜登同样身陷穿戴泥沼的还有今年全球最热门的明星—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自俄乌战争爆发后,泽连斯基就脱下了他经典的海军蓝套装,换上了一身绿,从此基本上就没有脱下过身上那件标志性的橄榄绿T恤。

从媒体发布的图片来看,无论是去到前线指导战事,或是接受媒体采访,谴责俄罗斯,呼吁世人关注乌克兰战争,还是通过视频会议向欧美各国请求支援,甚至是上时尚杂志,无论场合是否合适,泽连斯基总是穿着一身绿衣,仿佛要时时强调他正与士兵们站在一起战斗。

泽连斯基刻意一直穿着那件绿T恤,想要打造一个平民出身,与战士走在一起的总司令形象,并希望借此加强乌克兰人民的团结。

这从侧面说明了这名总统不愧是演员出身,深谙立人设与宣传之道,非常了解怎样通过服装与言语打造角色。通过穿着从不离身的绿军装来展示自己的“战斗精神”,扮演一个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战时“强硬”领袖角色,让人误以为他一直与乌克兰军队一起,分享他们的命运,让自己看起来像是采访一结束就会立刻奔赴前线。

如今这身绿色的战斗装备已经成了泽连斯基的代名词,成了一种政治表达和诉求。在一切尘埃落定前,他大概也是脱不下这身绿军装的。因为脱下就代表前面打造的形象将前功尽毁,有可能被外界解读成示弱的标志。

如此看来,政客们的穿着除了要遵守各种礼仪规则之外,还有着重大的隐喻意义。有时候,从他们的穿着上,能看出不少重要的信息。